2012年秋粮上市以来,由于连续3年的供大于求的积累,我国三大主粮库存持续大幅度增加,远远超过合理的粮食库存数量,给国内粮食供求平衡和国家财政支出等多方面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2012年秋粮上市以来,由于连续3年的供大于求的积累,我国三大主粮库存持续大幅度增加,远远超过合理的粮食库存数量,给国内粮食供求平衡和国家财政支出等多方面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成为当前我国粮食工作中亟待解决的突出问题。
据有关数据测算,到2015年4月底政策性粮食收购全部结束后,我国三大主粮仅政策性库存数量就高达2.43亿吨左右。预计到2015年9月底,我国三大主粮政策性库存结转数量仍有2.06亿吨左右,约占当年消费量的40%。如果加上国家和地方储备库存与社会粮食库存,数量就更大了。
如此高的政策性粮食库存不啻是一个巨大堰塞湖,虽然可以较好地保证粮食供给,但也带来了许多副作用和较大的危险,也是粮食不安全的一种表现。
一是粮食品质下降,损耗严重。由于呼吸作用,粮食在储存期间不仅存在着自然损耗和减量,而且品质、营养和食味也逐年下降,时间长了还会失去食用价值,只能转作饲料或肥料;如果发生虫害,则品质下降和损耗增加将更快。
二是储存费用增加,国家财政负担加重。粮食储存不仅需要保管费、烘晒整理费、入库出库费等,还占用了大量的资金,需要支付银行利息,平均起来每年要花费250元/吨以上。国家粮食库存要由国家财政来承担费用,大量的财政资金用来储存粮食,生产者、消费者和加工企业都未得到好处。
三是卖方市场压力加大。巨大的粮食库存使国内粮食始终处于供大于求状态,对未来的粮食市场价格走势产生了较大的压力,虽然有国家托市政策支持,对农民影响不大,但却影响了经营者的积极性和市场调节作用的发挥。
四是仓容不足矛盾突出,超正常建库将导致大量浪费。由于粮食库存非正常大量增加,原有的粮食储存能力远远不足,国家不得不大规模投资建库。但任何一个国家也不能长期保持这样大量粮食库存,一旦粮食库存恢复正常,粮食仓容和库容将大量闲置,造成财力、人力和土地的巨大浪费。在2004年的粮食去库存后,2005~2011年期间的国家粮库大量闲置就是例证。
五是粮食库存管理难度增加。由于粮食库存增加,国家政策性粮食不得不委托社会企业代储,导致管理难度增加,个别代储企业以陈顶新、以次顶好的情况时有发生。
由此可见,粮食高库存已经成为当前我国粮食供求中的最突出问题,即使国家年年建仓,也总有难以为继之时。
因此,我们必须把去库存提到当前粮食工作的最重要议程,从粮食高库存产生的原因入手,集思广益,加快粮食购销政策改革和调整,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遏制和减少高库存,问题解决得越早越主动,损失和代价也就越少。
[责任编辑:tangheng]

近年来我国三大主粮库存,尤其是政策性玉米和稻谷库存持续大幅度增长,高库存矛盾突出,给国内粮食供求平衡带来了很大的影响,并导致粮食储存损耗、银行利息、收储费用和财政…
近年来我国三大主粮库存,尤其是政策性玉米和稻谷库存持续大幅度增长,高库存矛盾突出,给国内粮食供求平衡带来了很大的影响,并导致粮食储存损耗、银行利息、收储费用和财政负担大幅度增加,成为当前我国粮食工作中的亟待解决的问题。这一状况是粮食高价格、高产量、高收购量和消费进入新常态共同作用的结果。2004年以来,国家陆续出台了稻谷、小麦最低收购价格政策和玉米、稻谷、大豆等品种临时储存收购政策,对保护种粮农民利益和促进我国粮食生产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但是近年来,随着粮食最低收购价格和临时储存收购价格的不断提高,不仅政策性粮食的收购价格远高于农民种粮成本和市场价格成为常态,而且国内三大主粮的价格高于国际市场价格也成为常态,价差仍成扩大趋势,由此造成了以下结果:一是调动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导致了高产量和高收购量。较高的粮食政策收购价格不仅使农民种粮可以获得较好收益,而且还没有市场风险,因而有力地调动了农民种植政策粮食品种的积极性,成为2004年以来推动我国粮食生产连续11年增长的最主要因素。也导致了三大主粮、尤其是玉米、粳稻产量增长较快,大豆和杂粮种植面积和产量减少,种植结构发展失衡。二是促进了粮食进口,加剧供过于求矛盾。较高的政策粮食收购价格还使我国粮食价格成为世界粮食价格高地。据有关统计显示,2014年,国外进口玉米到达我国南方港口后的完税价格平均要比南方市场玉米价格低800元/吨左右,最多曾超过1000元/吨;从东南亚一些国家进口的大米完税后价格也比国内南方市场普通籼米价格低900元/吨左右。在较高的国内市场粮食价格的刺激下,虽然我国三大主粮都供大于求,库存积压严重,但进口数量不减反增,尤其是玉米、稻谷更为突出,玉米的替代品进口也大量增加。这些替代品的进口挤占了国内玉米消费市场份额,进一步加剧了产大于需的矛盾。三是抑制了粮食消费,加大了粮食供求失衡。较高的政策粮价格不仅促进了粮食供给增长,而且还抑制了粮食消费。粮食价格上升后,一方面以粮食为主要原料的食品、饲料和玉米深加工产品成本也随之增加,市场需求受到影响;另一方面,三大主粮尤其是玉米与替代品比价优势相应下降,使用量减少;加之经济进入新常态后,国内粮食消费已由前些年的快速增长转为正常平稳增长,粮食深加工的主要下游产品饲料、食糖、白酒等需求萎缩,增速放缓,甚至还出现了阶段性下降,使粮食供给过剩的矛盾进一步扩大。四是政策主导收购,粮食涌入国库。由于国家政策粮食收购价格高于市场价格,农民自然要把粮食卖给国家,而非政策粮收储企业由于没有补贴,也不敢贸然以同等价格与国家抢购粮食,由此导致了大多数粮食都涌入了国库,粮食储存能力不足的矛盾突出。五是市场作用难以发挥,库存仍呈增高趋势。由于国家政策主导了粮食价格和收购,市场对价格的形成作用和对供求的调节作用难以发挥,虽然国内三大主粮供大于求严重,但受国家政策托市支撑,市场价格仍然居高难下。并且到目前为止,国家的政策泻库措施仍没出台。因此,粮食高库存不仅没有受到有效遏制,而且仍成增长趋势。
[责任编辑:tangheng]

粮食库存高企、国内外手机赌钱平台 ,农产品价格欢迎来到公海710156 ,倒挂、农业增产却难增收,当前农业发展瓶颈问题集中且交织,对此,2016年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对当前农业问题提出的解决办法归纳为:去库存、降成本、补短板。

有关数据统计显示,自2012年秋粮上市以来,由于连续3年的主粮供大于求,我国三大主粮政策性库存持续大幅度增加,到2015年9月底,2015/2016年度三大主粮政策性期末库存已达到2.3亿吨左右,其中玉米库存1.53亿吨,稻谷库存6900万吨,小麦库存也达到了1800多万吨。

过高的粮食库存,不仅加大国家财政压力,更将导致整条粮食产业链的“政策失灵”与“市场失灵”:上游的农业增产难增收,下游的加工企业成本高企,而中段的收储环节却仓容紧张。

欢迎来到公海710156 1

相关文章